欧宝电竞

2019-11-02 22:27:03 唐燕 103

初始评估

一.     探索主诉问题

治疗师最先需要考察致使来访者前来治疗的问题,即主诉。某些流派的治疗师认为,对于问题的详细了解并不是解决问题或发现列外情况的必要条件,但是治疗师仍需明白让来访者讲述他们的故事(即便是问题取向的),这是帮助来访者和咨询师建立咨访关系的联结。

     二.评估已尝试过的解决方案

      与来访者讨论已尝试过的解决方案,能让咨询师了解潜在的阻碍改变的因素,或是改变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也能让咨询师了解过去方案中对咨询有帮助的部分,并可以延续采用类似方式。

评估危机事件和应激生活事件。

三.     评估危机和应激生活事件

 在初始评估中,咨询师需要评估来访者处于危机之中的程度,如果处于,那么需要考虑其自杀可能性或其他潜在伤害性因素。

潜在伤害性因素

 潜在伤害性因素包括伤害自己(自杀)或伤害他人(家庭暴力或杀人,儿童虐待或性虐待)

   一.自杀

      那些试图杀死自己的人对于死亡其实通常都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在经历了一系列无情的丧失和失败后,来访者可能认为生活无希望,不会解脱,到最后的最后才会选择自杀,但就算最后做出决定也会为自己留一条活路。

      对于新手咨询师对于自杀会持有一些错误概念。1.与来访者讨论自杀,会导致他真的去尝试自杀。2.当他人认为来访者通过自杀获取注意或达成其他目的,从而低估自杀威胁的严重程度。3.对于已决定实施自杀的来访者,治疗师难以进行有效的干预。4.认为实施自杀的人都是真的想死的人。

      因此新手咨询师需要学会从人口学因素和预警信号,精神疾病性诊断,反社会或边缘性人格障碍,物质滥用,紧迫感,冲动控制差,现实检验力差,严重的医学疾病及生活压力等等来评估来访者的自杀风险。此外还需评估检查或探索能够防止个体自杀的因素(意味着什么能够带给个体希望)。最后就是社交孤立,家庭自杀史及因死亡或分居造成的家庭成员缺失也是自杀的预测因子。

二.     评估暴力和虐待

 暴力形式多种多样。包括配偶间虐待,对儿童的躯体虐待,对老年人的虐待。可用冲突策略量表来测查疑似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行为。当许多警戒信号提示存在暴力时,咨询师需关注某位家庭成员和自己。

 家庭暴力的形式分为:“族长式恐怖主义”,“普通夫妻暴力”,儿童躯体虐待,忽视儿童,儿童性虐待,儿童经济虐待,对老人或无自理能力者的虐待。

 当确证存在暴力或虐待时,咨询师将不能再“如正常进行治疗”。对于暴力行为的内省并不能保护受害者,这意味着治疗师需要采取极为实际的治疗方案,譬如考察受害者是否可以逃离及是否有安全的地方可去。如果受害者是儿童或老人,没有办法保护自己,那么咨询师需要更为主动的作为社会的代表,明确的指出施暴者,需立即停止暴力,并通知相应的机构。这里涉及到新手咨询师从以合作的方式帮助他人,转变到在暴力虐待场景,以权威者的立场去制止此行为。

三.     警告义务

      咨询师遇到来访者存在杀害或伤害他人的威胁,需要告知潜在受害者,这称之为警告义务。在确认风险的严重程度的过程中,咨询师需要考虑“ACTION”六个因素。

 

                           点亮家庭:唐燕

                            2019112